蓝田三客,木客最苦

蓝田三客,木客最苦
2019-11-07 07:45:32

20世纪80年代初,蓝田农村完成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释放了大量闲置劳动力,自发形成了当时活跃经济和增加收入的三大工人群体:一是以白鹿原为主体的白鹿原沙瓦克的形成;二是在蓝田厨师技工学校平台上培训的蓝田捡勺工。第三个是葛吴语学会成立的蓝田木客,以团体为主体,用肩车拉。

改革开放后,白鹿平原沙瓦凯曾因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而繁荣。蓝田勺勺客后来成为蓝田的名片。由于砖混房屋的流行,只有劳工组织蓝田木克从80年代初的崛起到90年代中期的衰落,在十多年的历史洪流中消失了。

当时蓝田有两大木材交易市场:交大川的小寨和石灰场,白鹿原的韩家寺和王庄村。

从南山到交大川和白鹿原木材交易市场有四条木材运输路线:

一个是从银沟到玉屏,再经过砀家岭到交大川的手动肩膀。

二是将人工路肩从南北沟运到天津西村,再经党家岭运到交大川。

三是人工肩上扛着从兰关古道到薛佳村的过河经黄沟到白鹿原;

第四是从王川经黄沟过河到薛佳村,然后从兰格高速公路用两轮马车肩扛到白鹿原。

调出天津西村的人工肩线。找不到图片的来源。

由于我们村的便利条件,第二条和第四条路线已经成为我们木制乘客的首选。

当董颜佳和王川建立木材检查站来检查从山上出来的木材时,当风很紧时,他们选择手动将木材运过山来驱动交大川市场,以确保其安全可靠。当检查站不严格时,选择两辆车将货物运输到白鹿原市场是很自然的,这样既省力又能卖个好价钱。

在那些日子里,扛着手推车为了一点钱去拉木头的艰苦劳动是葛峪贫困农民的一种被迫的谋生方式。木制乘客的膝盖、肩膀、肛门和腰椎都有各种疾病。

木制乘客沿着狭窄的小路扛着木头,需要爬山。每个人都分成小组。团队中威望很高的人自然会成为木制客人的领导者。

交大川木材交易会于3、6、9日举行。根据他们的力量和椽子大小,木制客人将四六个椽子绑在肩膀上形成“人字形”。在集市的前一天,午饭后,他们带着干粮一路出发。

因为他们一年到头都走同一条路,所以有一个固定的地方休息。一般选择地势相对平坦、椽子檩条放置可靠、饮用山泉水方便、又省力的地方。

当木制乘客爬山时,汗珠不断从额头上滴落,他们的脸涨得通红,血管暴起,腰腿酸痛,他们不得不站起来,咬紧牙关,气喘吁吁,直到他们在下一次旅程中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然后才能喘口气,休息一会儿继续赶路。

为了在天黑前完成大部分旅程,他们通常在晚上住在奥斯曼达寺或当当岭。冬天,木制客人挤在热炕上。夏天,主人在医院前铺开席子,木制客人们凑合了一夜。现在重新开始还不算太早,为了赶上一个早期的聚会,多捏几块(用手指讨价还价的暗语),然后卖一个比较好的价格。

买方和卖方正在讨价还价。

卖完木头后,木制客人买了碗汤和水,用他们自己的干粮泡在馒头里,吃了一顿丰盛的饭。直到那时,他们才感到精神焕发。他们对世俗事务大吵大闹,愉快地回到了原来的道路上。

为了像个人一样生活,木头人用肩膀承担了责任。

每天晚上,在白鹿原森林交易会的第一、第四和第七届前夕,令人激动的现代版“公路游击队”都会在兰格公路路段上演。

木质乘客使用两轮棚车沿公路运送木材。他们不得不穿过两个检查站,三次过河。那时,东颜佳和王川有日夜木材检查站,禁止人们搬运木材。

▲椽子在两肩上被绑成“人字形”。

为了避开王川检查站,往往需要涉过新的村庄,绕过检查站,在王维别墅人行道下的路上过河,最后涉入薛佳村下河的黄沟。

在那些日子里,车辆很少,晚上发现的十个灯中有九个是检查站的检查车辆。为了防止他们自己的木材被检查员没收,两轮货架车辆上的木材往往被绑在活的头部,这需要高度集中。当发现车灯时,如果附近有村庄或岔路口,他们会尽快进入村庄或岔路口逃跑。当二道岭或延边前面没有村庄,后面也没有退路时,就必须在晚上行军,领队大喊,提醒大家注意事项。在漆黑的夜晚,我听到的是车轮吱吱嘎嘎的声音,脚步声和喘息声。

如果在这一路段发现巡逻车的灯光,只有用木头绑着的松脱部分才能尽快清除,木头和两轮棚车可以分别扔到马路下面。工作人员会迅速趴在马路外面逃跑。巡逻车完成后,卡车将再次装载并继续狂奔。

夜间通过检查站时,有必要将双轮棚车藏在离木材检查站不远的地方,然后派人去调查。应明确调查栏杆是否放下、值班人员人数以及值班人员是否假装睡觉。最后,离开检查站时,最好用木棒堵住检查站值班的木门,这样即使值班人员知道,他们也不能出去,因为门是插上的。

那时,我是队里最年轻的,不容易被他们怀疑。调查任务经常落在我身上。几轮之后,我已经是个聪明的孩子了。当王川检查站的值班人员不睡觉时,他们只能过河绕过新的村庄。冬天,河水结冰了,他们光着脚。他们在水里不会感到很冷,但是当他们上岸时,他们会感到寒冷和刺痛。

生活不能等待别人去安排。如果你想像一个人一样生活,你必须自己奋斗才能有机会。

由于当时我们村的地理条件,村民们利用偷窃和购买相结合的方式秘密经营木材。大哥白天上山砍柴时,已经瞄准并标记了晚上需要砍柴的物体。我经常抬起我的小脑袋或者用斧头帮助我的大哥给他勇气。我大哥只有15岁。在不透明的黑暗山林中,我们两次遇到了来自同一个村庄的人。我们都做了同样的工作。同时也去草坪或蓝桥山买木头,然后用肩车拉去郊岱或王庄集市卖赚差价。

那时,我只想每周在玉川街吃一次价值4美分的面条或价值2美分的糖来支付学费和书费。我也想去时尚的黄色裤裆和板鞋。我父亲一年到头都生病,我家是村子里一个众所周知的超支家庭。所有这些都必须由他们自己来解决。

▲一个人背着木头到山顶参加集市。

在那个时代,环境缺乏指导和监督。山区的穷人只能有山区支持者,没有办法扩大他们的道路。这是农村,这是农民。

进山买木材通常在清晨出发,天黑前回来。我第一次跟着大哥和村里的一群人去草坪乡狮子村六八沟买木材。我必须爬上一座山,穿过四条沟才能到达我的家,那是一条10多公里的蜿蜒山路。

虽然大哥当时只有15岁,但他是一个经验丰富、身体强壮的老运动员。当我到达目的地时,我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同一个村庄的每个人都买了令人满意的木材。只有我大哥仍在努力寻找合适的人。那时,我在匆忙中哭了。我大哥温柔地安慰我,不焦虑也不害怕。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陆源钱买了一块檩条。大哥和我扛着山回家了。

那时我大哥特别照顾我。他总是把木头深深地放在他的大脑袋里。上山时,他总是在我身后用力,把我向前推,不断提醒我注意脚下。回家后,生病的父亲觉得这种檩条在市场上卖不出好价钱,于是他把它换成旧房子较大楼层的檩条,这个数字就是多卖几美元。

三十年后,当老房子被拆除,建筑被建造时,我特别保存了被替换的檩条。保存下来的不是债务,而是记忆、精神和亲情。

▲保留在檩条下。

在我的记忆中,为了卖个好价钱,我叔叔在炎热的夏天从石灰场搬了一小段木头到小村庄,但是最后他没有把它卖给石灰场。然而,他的背艰难地走在他的肩上,他悲伤地卖木头的无助表情已经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

有一次,我和大哥租了一个司机从西河桥高原斜坡去王庄采集木材。在高原上跑了一整夜后,我大哥真的很无聊,所以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坐在两辆车上偷了一条面包。在被残忍的司机发现后,我们鞭打我们的大哥,唠叨着要他给骡子打气。我叔叔争辩道,“他仍然是一个16岁的孩子。我们怎么能让你的骡子在大坪路上累呢?”

现在,我叔叔85岁了。近年来,我和我大哥每次回老家都要去看看,顺便存些零花钱。有一次,叔叔说,“对你来说也不容易。你为什么每次都为我存钱?”我问叔叔:你还记得袁介子身上的鞭子吗?叔叔茫然地盯了一会儿,反复说:“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没有白色的疼痛,没有白色的疼痛!”

肩上扛着木头的领头雁在等每个人的时候休息了一会儿。

从12岁到19岁,我离家去工作。在那八年里,我在周末、繁忙的假期、暑假和寒假都以木头客人的身份参加工作。30多年后,我仍然清晰地记得木制客人的过去。除了痛苦,我仍然感到深深的内疚,不愿提起它。

作者:蔡洪年

蓝田猿人

格式设计:迅雷

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贞观俱乐部

云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