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螺旋式的建构《红楼梦》式的结局——《残缺的成全》简说

双螺旋式的建构《红楼梦》式的结局——《残缺的成全》简说
2019-11-07 08:12:17

徐海涛的小说《不完整的成就》是一部记录爱情故事的纪录片,里面有真实的人物、真实的地名和一系列的文物。古代冷死物和古董以及热辣活爱的双螺旋结构,逐渐不清楚爱情是文物的调味品,还是文物是爱情的装饰品。文物只是普通小说中的道具,但却成为独立的题材,这使得它有可能成为文学史上第一部以文物为主要载体的小说。

“未完成的成就”作为书名是一个悖论。这本书是一个“好是好”的布局,“花不圆,月亮不圆”。两个主人公经历了许多起起落落,最后相处得很好,其中一个以悲剧告终,另一个以“但是,透过这些云,我怎么能知道是朝着山的哪个角落?”另一个是孤独、焦虑和痛苦。这个悲伤的结局,就像著名的包、柴、戴“苦三角”一样,相当令人失望。

金瀚的诗“不断粘着灵云菲”就像一排草、蛇、灰,从模糊到清晰,从多义性到单一性,剥茧吐丝,层层铺展。随着这首诗的含义逐渐清晰,金瀚、李云和桑应均的爱情和婚姻过程可以恢复如下:

早在13岁时,玲就认识了金,因为她和金的姐姐是同班同学,经常去她家。后来,她开始有了关系,并谈到了婚姻。但是因为金家离咸阳的Xi安很远,他的父亲仍然戴着一顶“帽子”,他的母亲没有工作,尤其是他的双胞胎兄弟,一个脑性瘫痪的傻瓜。他“有一个不妥协的条件去找一个搭档。在他的父母不能照顾他的兄弟之后,这个女人一定愿意和他一起照顾他的兄弟。如果你不同意这个条件,什么都不会讨论。”结果,玲的父母坚决反对。然而,玲下定了决心。“不管是悬崖还是火坑,不管是灾难还是灾难,她都接受了,把它留在了家里。”她浑身是血,手腕被割伤,还带着吊带。为了欺凌弱小,金忍不住主动退出。他们六年的关系结束了,三个月后玲又结婚了。此后,金与桑结婚,桑离婚并有了一个女儿。当时,金30岁左右(她50岁时女儿38岁,金32岁时出生)。因此,他的结婚年龄大约是30岁)。金“执着”的原因是桑葚的心在“最后一次和她在一起”时缺席了。桑的原因也是他愚蠢的哥哥。

因此,金瀚爱情婚姻悲剧的原因不在于他自己的邪恶,而在于他的糟糕处境和他自己的善良。他的弟弟是个傻瓜,他的糟糕处境阻碍了他与玲·李云的爱情,也破坏了他与桑·应均的婚姻。他对哥哥的深爱和他的忠贞不渝只能成为一种消极的催化剂——如果他关心自己和哥哥,他的爱情和婚姻就不会被阻挡或破裂。然而,那不是金瀚。

50岁时,他已经“被困”了16年,但他在34岁时就开始“被困”了。结婚三四年后,34岁的时候,正值壮年,他开始“坚持”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意志肯定不坚定。然而,一旦堵了16年的情感闸门打开,它积累的“情感能量”是可以想象的。

文物是珍贵的,爱情是更昂贵的,自由是附加的。因此,家庭被聚在一起。

金凌的爱不是青春的激情之爱,也不是《廊桥遗梦》中中年的露珠,而是两者奇怪的结合:当人们步入中年时,重新点燃青春的爱情之火,“心终于结出果实,每分每秒都被挤压,每一秒都被拉伸。”

尽管是傻瓜的兄弟造成了金瀚的爱情和婚姻悲剧,但他不能被指责,因为他生来就患有脑瘫。就这样,“金童”起初无法实现“玉女”的梦想,但在梦想实现后,玲却意外地死去了。这只能归因于命运,所以他只能叹息。

这本书有许多精彩的细节和几乎无处不在的行话。隐藏主题的明智和明智的话也偶尔闪现:“真的完美吗?残疾是外表,美丽是真理。碎玉仍然是一种罕见的珍宝,瓦全仍然是一种常见的产品。触动我的心是美丽的——我相信它也会触动你的心。美是相通的。美丽和残疾之间是什么关系?再说,残疾会给人更多的想象力和梦想之美……”

“残疾是外表,美丽是真理”。读者们,无论是古董文物还是世界的变化。既有“依附”的不人道,也有突破的鲁莽。诗歌不仅有令人困惑的意义,还有让人嘘嘘的真理。情感高峰和低谷;还有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不仅有细微的细节和行话,还有闪烁的哲学光芒。生活不仅有变化,还有人类的善良和美丽。在“不完整的成就”中发现美,欣赏美。2019年9月28日

内蒙古11选5